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给女老板找鸭子
给女老板找鸭子
池塘街并不是这条街真正的名字。因为这里是鸭子聚集的地方,所以有了这
么个代称。
眼前站着的男人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他很健壮。城市的霓虹透过树荫在他
身上洒落下斑驳的光影,或多或少使他带上了一点挑逗性。我以顾主的眼光示意
他。他走过来了。
我不想太浪费时间,于是单刀直入地问他:“你那儿大吗?”
他的脸上挂着职业化的笑容,从容地回答:“试试不就知道了。”
我犹豫着是否真的要这么做,他大概是体谅我和周围那些左顾右盼挑挑拣拣
的女人相比还显得太过年轻,竟主动拉起我的手,拉下长裤的一半拉链,将我的
手伸入到他胯间。
他有一副得天独厚的强悍阳具,在我小手的触碰下产生了灵敏的反应,立时
微微胀大,还轻轻跳动了一下,使人感到了他非凡的能力。很好。这该是一个能
满足女人的男人。
他能够在不动声色间把我迫到树下,利用树干和自己的身体形成一个对我的
包围,或多或少地避开了周围一些东张西望百无聊耐的目光。扑面而至的男性气
息包围着我。我明白这是出于他的职业需要,给顾主一个好的第一印象。但是他
可能不知道我在性方面冷淡。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了他在性爱的方面一
定是一个高手。那么就是他了。我要带他回去。
我拉起他的手走到街中,招手叫一辆车。
坐进车里,他很自然地把我抱到他大腿上坐着,一手搂着我的后背。能在红
灯区拉客的出租车司机当然对这种事司空见惯,尽职尽责地装作透明人。他厚实
性感的唇吻我的耳珠,舌尖轻挑我耳垂外缘一颗芝麻样大的痣。如果是一个性感
强烈的女人,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冲动了起来吧?他另一只手拨开我胸前两颗扣子,
探入两根手指滑入我的胸罩,在乳尖处微微摩挲,熟练的指法对女人的确是一种
不小的挑逗。但我只是觉得这样有一点舒服的感觉,并不能引起我太多性的冲动。
也许我真的是一个冷淡的女人?我叹口气,对这种事反正我一向是听之任之。
男人突然咬了我耳珠一下,把我从离神的思想中拉回。
“我做的不够好吗?你的魂竟然飞到别的地方去了。这对我的职业技能真是
一种侮辱。”他刻意压低的嗓音飘浮在狭小车厢内,在我耳畔萦绕。
“我想了一下别的事。”
他笑笑,说:“一开始我猜想你若不是精明得要命就是菜得过头。”
“什么意思?”我问。
“我看你很沉着冷静地挑选,以为你是老手;后来才发现你竟然是半点经验
都没有的。”
“我什么地方显得没经验了?”我觉得他说话还比较有趣,也不介意搭他的
话。
“比如说,你连价钱都没有问过,还有一些必要的事情是要在交易进行之前
双方都弄清楚的,你连基本常识都不懂,所以说你一定是菜鸟。是不是第一次来
这种地方?”
我笑笑,避过了他的问题,说道:“也许我很有钱也说不定。”
他深深地凝望着我的眼,慢慢地,低声开口说道:“你若是有钱的女人,那
除非是一个很特别的有钱女人。那些有钱的女人不是你这样子的。有钱女人都是
一副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样子……”
他话说了一半停住了。我接着他的话说下去:“其实骨子里是一样的贱货,
对不对?”我分明看到了他眼里一闪而过不易察觉的屈辱和一点点悲愤。那样的
眼神泄露了他的内心,在一副桃花式的风骚笑容下其实一定有很多并不那么让人
愿意去多想的事。
那也不是我应该多想的事。我要做的就是带他回去,让他脱光衣服躺上床。
就这样。
带着这男人回到花六个月昂贵的租金和一个月中介费租来的套房,我一边开
门一边想:有钱就是有这样的好处,像欣姐这样神通广大的女人,即使现在落难
要跑路,还不是一样过得舒舒服服,还可以住这样好的房子,还可以享受这样的
特别服务。
我领他进到主卧室。当初欣姐就是看上这房子里应有尽有的家具和豪华的装
修。我知道这个时候欣姐当然不在卧室里。我带他去了主卧的浴室,让他在那里
准备一下。听见浴室传来水声,我轻手轻脚地离开,来到我睡的那间屋门前,在
门上轻敲了两下。
门开。欣姐美丽的脸出现。无论何时她都是带着那么浓的韵味,举手投足间
莫不洒落万种风情。这样一个女人平日里最不缺的就是金钱和男人。只不过现在
要跑路,怕出事只能偷偷地躲在这样一处不起眼的地方,但她仍是要什么有什么。
她是没有男人就不能过活的,所以刚才就出现了我去招男妓的那一幕。
欣姐笑得好满意,大赞我有眼光。我不知她为什么在还没有试过之前就这么
说。我知道她刚才肯定偷偷地用眼睛验过“货”了。我不是很有信心地对她说:
“我看他人长得也不错,而且还试了一下觉得他还比较有本钱……但是我不确定
他是不是功夫也很好。”
欣姐笑意盎然地对我说:“这绝对是个好货色,以我对男人的经验,一看就
知道这个是极品。”
我又说:“最重要的是我看他可以只是单纯的鸭子,应该不会和那帮人扯上
关系……”
欣姐说:“看来应该是。放心,我们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再说再过两三个小
时就要永远离开这地方了,还能有什么问题?你这次做得很不错。”
既然这样,那我的任务也算完成得不错了。
我重新回到欣姐的房间,男人已经洗完澡,他从浴室出来时只在腰间围了一
条浴巾。我看到他隆起的肌肉,每一寸身躯都在显示他的强悍,还有性感。他走
过来抱紧我,用他赤裸的胸膛摩挲我双乳。这样的男人应该是像欣姐所说的很有
一套吧。他能不用手指直接触摸我而用手臂和身体其他地方挑动我的女性感觉,
欣姐曾说这样的男人能够让高品味的女人感到他很浪漫而且不低俗。
他抱我一起躺到床上,然后……
噢,不。我并非今天的女主角。我压下他的动作,从枕头下摸出欣姐的眼罩。
像欣姐这样的一个女人,无论是工作还是消遣大都在夜晚,所以白天才是她的休
息时间。眼罩这种东西是不可缺少的,现在居然还派上了别的用场。
我用眼罩蒙上他的眼。他毫不异义地任我动手脚,一边说着:“其实应该是
你戴。知道蒙上眼做爱的感觉吗?在你无法确知下一步将会做什么时,排山倒海
的快感已经能将你淹没。”
我一边检查是否万无一失了一边说:“也许吧。有机会我会试试的。但你现
在要保证不能取下来,呆会儿无论怎样都必须保证做到这一点。只管做就行了。
酬劳方面一定会包管你满意。其他的事不要管太多。明白了?”
他略一沉默,点点头。我想像他这样久经沙场的鸭子应该或多或少地明白一
些客人的隐衷。刚才选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觉得他这人很讲职业道德。像欣姐这
样处于危险之中却又不能抑制欲望的女人,只有尽力去做她要的事而且小心地做。
找欣姐的那帮人并非没有点门道的。像“红灯区”、“池塘街”那种烟花地
段,百分之百有他们的势力。于是招妓的工作也落在了我这个帮欣姐做事但很少
在她的交际圈出现的小小助理身上。
欣姐并非本地人,听说她为一个很有来头的大人物做事。不过她从来不对我
说。这本也不是该我过问的事。我只要老老实实地去为欣姐处理一些杂事然后拿
一份对于我这外来女孩来说还颇具份量的薪水就行了。
跟着欣姐只短短的半年多已叫我彻底领教了她的神通广大。三十岁的女人正
是风姿绰约风情万种的时期,而欣姐得天独厚的美丽加上不凡的气质更是在众女
性中独占鳌头。也许她天生就是上帝派来对付男人的尤物。她周旋于众多各色各
样的男人之间还游刃有余,从容不迫。她内里的老练世故使她漂亮地完成了一笔
又一笔大宗生意,金钱与势力滚滚而来,听说她也颇受她的老板赏识,在她所在
的组织中地位也相当不俗。
只是再精明的人也有阴沟翻船的时候。如今欣姐决定跑路,先回到她老坂的
地方,休养一段时间,再去另一个城市开拓生意。所有她曾经的部下跑路的跑路,
跳槽的跳槽,唯独我不知何去何从。欣姐说她正需要一个助手,问我要不要跟她
去见见世面,以后她去其他地方发展也可以让我跟着她,还许诺我一定会有着光
明的钱途。我来到这城市本就是一棵无根的草,何去何从也没有目标。去到哪里
还不是一样。再说跟着欣姐的确也捞到不少好处,有时候她心情一好起来一次给
我的“茶水钱”比那些大公司里最高楼层上的高文凭小姐们一个月薪金还多。我
去到哪里无所谓。所以到现在还是跟着她。而且已是她唯一的一个“员工”了。
“在想什么?”床上半裸的男人开口,我才醒觉我走神走得有点久了。连忙
起身,一边吩咐他等一等,一边走出去叫欣姐。
沐浴后的欣姐只套着一件半透明的睡衣,我看到她没有穿内衣。保养得极佳
的身段的确是很养眼的。她以撩人的姿态走进她的卧室,我不动声息地与她擦肩
而过,在我走出房间正要把门带上的时候,却被欣姐拉住了。她抛给我一个暧昧
的笑,拉我回到房间,把我按到床侧旁的沙发上坐下,让我面对着大床。
我的天!欣姐不是要我看“小童不宜”吧?还是现场直播的!
我瞪眼望着欣姐。虽然这几天我们吃住都在同一屋檐下,但还不至于能“亲
密”到这种地步。欣姐丢给我的媚笑可以迷死那些男人们了,但也没必要表演给
一个女人和一个蒙着眼的男人看嘛。但是,没办法,欣姐就是这样的性格,随时
随地都脱不了那股风流的味儿,迷惑男人本曾就是她随时随地的工作,她已经养
成了习惯。
欣姐走到床边,轻轻躺到男人身旁。床上的男人立刻感应到了,他熟练地探
手搂住欣姐,顺势往床上一躺。欣姐被他一带,立刻成了趴在他身上的姿势。欣
姐的腿分开压在男人的腿两边的床单上,这个动作让她的私处暴露在男人的身体
接触中。他微微屈起一条粗壮的腿,那条腿就从欣姐分开的双腿间伸出来,还不
时轻轻上下曲张,摩挲着欣姐腿根正中间的地带。
“哦……”欣姐发出了一声呻吟,她仰起头来,吁出一口气,转达过头望着
我媚笑了一下。我那时真的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没多久就又兴趣盎然地观赏起来。
男人的手在欣姐身体上游移,他的掌顺着欣姐的平坦的背部滑下,以指根在
欣姐曲线玲珑的腰部摩挲,再滑下时以指尖在欣姐丰满的臀部划着圈。他是被蒙
着双眼的,但他的手法却熟练至斯。我看到欣姐情不自禁地扭动起来,她甩头时
我偶尔看到她脸上的欢愉表情。
男人突然扶住欣姐的腰把她往上托了一下,令欣姐上半身支起来,他的双手
罩上了欣姐赤裸雪白的双乳。欣姐“呀”的一声叫了起来,我不禁瞪大了双眼。
男人以手掌托着欣姐的乳房,大拇指正在摩挲她的乳尖。说真的,我不知道揉搓
乳尖会让女人这样兴奋,我仅有的几次性经验面对的都是脱了衣服直接进入而后
速站速决了事的男人,我只感到些微的痛与不耐烦,也因此让我对性爱产生了极
度的不信任感。这些事欣姐是略微知道的,她说有机会要教我学习“真正的性爱”。
也许这就是她要让我学习的一堂课程?
欣姐坐直了,双手握住男人正在蹂躏她乳房的双手手腕,鼓励性地指引他更
加放肆地玩弄她。她的臀就坐跨在男人的下腹处,我明白这个时候他们还未进入
正题,这样的姿势也就显得特别暧昧。男人曲起的那条腿不住地用力抬起,撞击
着欣姐的臀部,撞得欣姐姐整个身体不住向前一拱一拱地,我坐在他们侧面,十
分清楚地看到欣姐的一对豪乳不停地前后晃荡,结合着男人大腿撞击欣姐臀的啪
啪声……
男人突然抱着欣姐翻个身,把欣姐姐压在了身下。他粗壮的双腿把欣姐的双
腿分开,结实的臀部陷于欣姐分开的腿间,说不出的性感。他的肌肤和欣姐的紧
贴在一起,压着欣姐不住蠕动着。欣姐剧烈地反应着,四肢把男人的身躯缠紧!
男人突然推开了欣姐,他支起上半身,不再那么紧密地用全身贴着欣姐,而
只是用两只手慢慢地抚弄欣姐美丽的身体。他的十指像有灵性似的,在掌心滑过
的地方轻轻扣击雪白的肌肤,令欣姐的身体不住地打着颤!
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我从示尝过,但却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那些
指尖的扣击是落在我的身上一样,令我的身体相同的部位产生了一点点反应。
欣姐的双沿着他的手臂往上滑去,两人的手臂像蛇行似的交缠。男人伏下身,
张嘴含住了欣姐的乳房……我不知不觉地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听到欣姐“唔……”
的叫了一声。那男人正用手托住她的乳房,吮吸着她的乳尖!欣姐情不自禁地将
全身挺得笔直,双腿夹紧了男人的腰……
男人抬起欣姐的一条腿,就是正好在我这一边的这条腿,扛到他肩上,于是
欣姐的私处大大地张开了,连我都可清楚地看到她的阴唇。男人伸手到欣姐最柔
嫩的地方,他那灵活的手指轻轻搓揉着,时而以指肚划着圈,时而以指尖拨开一
层层的花瓣……
欣姐压抑地呻吟着,身体却是热烈地迎合。男人蒙着双眼,显得有些诡异。
我不由得去猜想了一下他此刻的感受,是否蒙着眼性交真的有另一翻情趣?
他的确是个极有经验的男人。即使蒙着眼,也仍能清楚地掌握着主动。他在
枕头下摸出一个避孕套,很熟练地套在自己肿胀发硬的阴茎上,而后在把欣姐全
身都撩动数遍后,蓦地把欣姐的双腿抱起来,令其弯曲分开踏在床上。我以为挤
身在欣姐双腿间的他要进去了,岂知他一手扶着欣姐的一侧膝盖,一手握住自己
鼓胀发硬的阴茎,纯以龟头撩动着欣姐的阴唇,不住地在禁区外围挑逗。欣姐发
出撩人的吟声,不依地扭动身体,尤其是下身的摆动,剧烈的程度将她邀请的暗
示表达得再明显不过。这个时候我都已经忘记了自己有什么感觉,只觉得眼前的
现场直播的确有点刺激,心神全都不自觉地被吸引过去了。
男人突然抓住欣姐的两脚用力一分开,然后他摸索到欣姐穴口的位置,另一
手扶住自己硕大的阳具,猛地刺了进去!
我吓了一跳,这样猛烈的速度和力道,难道欣姐会接受得了吗?但是欣姐在
那一刻发出了一声满足无比的叫声:“啊……呀!”淫荡无比。男人趴在欣姐身
上,抱起她一条腿,开始用力顶她的身体。欣姐的身体被他顶得一晃一晃的,雪
白的肌肤不住颤动,她情不自禁地想努力要弓起身去搂住那个男人……
男人干了欣姐一会,把她的两条腿都抱起来了。我清楚地看得见阴茎在阴口
进进出出,时而因退出而看见他的粗壮和满布其上的淫液,时而又一推到底,使
得阴唇被鼓胀的阴囊压紧……
“哦哦……哦……”欣姐的声音大起来,节凑感也明显了起来。这时男人突
然把欣姐的双腿扛到他肩上,整个人长跪而起,使得欣姐的下半身被他的身体带
离床上,悬空了起来!
我还是头一次看到这样的姿势,觉得好新奇哦!男人不断地挺动腰肢,他的
上半身和下半身几乎是不动的,只有腰间的摆动,使他整个人的动作看来既协调
又具有节奏感。他的阴茎在欣姐阴道抽插,大腿撞击着欣姐凌空的臀部,发出
“啪、啪……”的声音。
“啊……啊……”欣姐叫得更响了,间中还夹杂着男人喘息的声音。我在旁
边满眼看见的是他们的摆动,听见他们的吟声。一会儿男人弯下腰俯撑在床上,
欣姐的身体沉了下去,重新落在柔软的床中,她仍是双腿高高地被扛在他的肩上,
以一个倒“V”型的姿势充分暴露着女性最神秘的地方让那男人抽插。男人两手
撑直,纯以腰胯挺动着,欣姐的身体随之摆荡,我甚至能听见两人交媾处因大量
淫液滑动磨擦而产生着节奏感的“滋滋”声响……
比看A片还有意思。虽然在现实中我从与异性仅有的几次性交中得到的快乐
比得到的经验还少,但对于A片、艳书这样的东西还是很有感觉的。欣姐说是因
为我遇到的都是一些除了阴茎什么都没长的“公的东西”。她说等我遇到一个真
正的男人才会懂什么是真正的性爱。也许吧,我想。无可否认欣姐是早已了解个
中妙趣。看她此刻的样子……简直是如痴如狂。这个男人真有那么大本事吗?的
确我觉得他在对欣姐的手法上和那些一进门就急着脱,脱完就急着上床,上了床
就急着插进去的“公的东西”不一样。那丰富的前奏可能真的很能让女人得到很
多的快乐吧。
就在他们干得热火朝天时,男人突然一个猛抽,退了出来。欣姐满脸的错愕,
弓起身伸手拉住那男人。我也觉得奇怪,为什么他会突然退出来,而此刻欣姐根
本是在强烈的欲望冲击当中,突然停止了下来,简直连我都能感受到她的不甘。
莫名其妙的欣姐起身抱住那男人,却被他一下子翻个身,变成了趴在床上。男人
在欣姐身旁侧躺下,把欣姐的身体往一侧拉起,偎入他怀中。他厚实的胸膛亲密
地贴着欣姐的背,阴茎仍是那么雄伟,丝毫没有疲累的迹象,此刻也不时挨碰着
欣姐的臀部,在她丰满雪白的臀瓣上留下点点湿痕。他伸手沿着欣姐的丰臀滑下,
沿着股沟滑入她双腿能夹到最紧的地方,在那里轻挑地搓揉。欣姐情不自禁地将
上面的一条腿向前弯曲,更彻底地暴露出女人这个最娇人的地方。男人的手指仿
佛能带给她同样的刺激,我看到她全身像一条蛇一样在那男人怀里不住地扭动。
肌肤的磨擦感在我眼前两米的地方是那么的清楚,简直快要像发生在我自己身上
一样。
“唔……”欣姐叫了一声,那男人在她后面插了进去。他的身体不断向下沉,
插动得欣姐也不停地有节奏地压着床。柔软的大床被压出一个大坑,他们就陷在
坑里激烈地蠕动着,像两条不管过去明天,只有眼前此刻的虫在交配……
男人跪到欣姐正后方抬起欣姐的丰臀,上半身俯下压着她的背,突然他的腰
臀狠狠地左右摇晃了几下,连带欣的臀也摇摆起来,我听到欣姐大叫出声:“哎
呀——哦……”
我没来由地捂住自己的嘴,生怕会不小心发出声音来似的。
男人猛烈地抽插着欣姐,他们在一起律动,动作也愈来愈加大。他忽而又抱
起欣姐向后跪坐到自己腿上,欣姐的身体重新坐直,叉开着腿反骑在他因跪坐着
而更显肌肉膨胀的大腿上,男人不停地挺动腰部,腹部撞击着欣姐的臀,撞得欣
姐的身体上下震动,欣姐的双乳不住地上下弹跳,活色生香。欣姐拼命地反伸手
去抚摸男人,他顺势将欣姐的双手抓住,从她头上弯过并牢牢地抓紧了不再放开,
就那样地干着她。欣姐的双手不能再动,并且因双手高举而更加突然出了一对坚
挺鼓胀的豪乳,任男人另一只自由的手姿意玩弄挑拨着,那种因全身被固定地干
着的姿势有点像在被无力反抗地强奸,的确带有强烈的刺激味道。
他们动作的辐度加剧,身体撞击的声响也更大了,像一台逐渐加速的机器,
在轰鸣中渐渐进入最高速。
好半天,那男人放下了抓着的欣姐高举的双手,用自己强壮有力的双臂把欣
姐整个上半身紧紧搂住,他这时止不住地全身痉挛了起来,一阵剧烈的颤抖,腰
部猛地一挺——伴随着欣姐一声疯狂的尖叫:“啊——”原来他射了。欣姐四肢
都蹬直了,仰着头一副已经忍受到极端的样子,然后他们一起跌落在床中央,软
软地躺着了。
这时男人用一只手轻以抚摸欣姐光滑雪白的皮肤,一边以刻意压低的性感嗓
音呢喃道:“你真是棒极了……”欣姐喜上眉稍,笑脸如花。她一边享受着男人
熟练的抚摸,一边冲我媚笑,还示意我到床上去!吓得我连忙摇头。欣姐也不勉
强,点起一根烟,继续享受着吞云吐雾的乐趣和被抚摸着的快感。
我觉得不应该呆得太久,朝欣姐指指门,站起身往外走。欣姐也不再留我,
仍躺在床上舒服地享受着。
我到厕所里褪下长裤和内裤,微凉的空气使得我双腿间像灌进了冷风一样骤
然一凉。我才醒觉到自己原来已经湿了,虽不是很泛滥但也不得不清理一下。然
后我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床上开始想事情。
欣姐的买卖好像并不是能见得光的。但她从不需要我去为她冲锋陷阵,那以
前都是有人做的。我的工作几乎和保姆差不多。欣姐当初看我对这里人生地不熟
几乎没有半个朋友,话不多做事又很踏实,很中意地把我留在她身边,有时简直
像把我当了她半个女儿。读完书后我并不知道应该做什么,独自来到一座陌生的
城市流浪,有时候梦想有一份轻松又能有很多钱的工作。曾经有人对我说:去卖
吧,不然可惜了你的漂亮和年轻。但是我没有去做那样的工。并非因为思想观念
的问题,而是我觉得性交于我真是一件苦差事。
然而遇到欣姐像是我的幸运,轻松,安逸,钞票,再没有别的。这样好吗?
我不知道。我感觉舒适得连这个问题都懒得去想。以致于欣姐要跑路,我都自然
而然地跟着她而没起过别的念头。反正我也没安了心要在这座城市扎根,就像欣
姐说的,到哪里还不一样大有搞头。
我在这间屋一直听见欣姐时高时低的叫唤声,最后竟然听见了家具撞击的
“咚咚”声,时大时小,时快时慢。我的天,他们不要把床压垮了啊!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吧。门上传来两声轻响,欣姐进来了。竟是赤裸着身体,
连聊胜于无的那件睡衣都是抓在手里带过来的。身体疲倦地往我床上一躺,脸上
却是满足至极的表情。我点点头,去到她的房间。
那男人全身赤裸地躺在床上,燃着一支烟,他那里已经软软地垂着。空气中
烟雾弥漫,他们刚才一定相当尽兴。我对他说:“好了,你可以起来了。”
他摘下眼罩,眨眨眼,习惯了房间里的光线后,别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没
有说话,走去了浴室。一会他出来,已经穿戴整齐,将烟缸里剩下的半截烟放进
嘴里吸啜了一口,按灭了。我把欣姐准备好的一把红色大钞递补给他。他接过去,
垂下的眼闪过不易察觉的苦涩神情,嘴角却牵出一个嘲弄的笑。这两种表情同时
在他脸上显现,勾起了我心里一点点莫名的感触。其实做男妓和做妓女并无太大
的分别,都要出卖自己的身体给也许是并不想给的人而且同时还得卖笑。
我送他走出门,在楼下街边,他止住脚步,望往高空上闪烁的华灯,突然说
道:“我知道刚才不是你。”
这并非意料之外。我一直感觉到他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并非那种普通的只想
到吃睡和性交的人。于是很平静地对他说:“你该明白,很多顾主都有隐衷的。
你没必要知道太多。”
“当然。”他笑笑,“这是我的职业道德。”
他突然转身抱住我,把头埋在我颈间,低哑地轻声说:“来找我。我一直在
那里找工的。你来了我可以给你全套……免费的。”
我被他抱得太紧,都有点呼吸困难了,我尽力吸一口气,然后平静地点点头
:“好的。有机会的话。”
其实基本上不会有机会的。因为再过一会我就要离开这座城市,可能是永远
性的。点头答应他也只是敷衍成份居多。这里再没有什么是我应该留恋的。
他搭上出租车,消失在街角。
我回到楼上,欣姐套着她的性感睡衣,吐着烟圈暧昧地朝我笑:“大街上搂
搂抱抱,做什么?”
我知道她只是在开玩笑,应道:“他要发展客源,好增值创收。”
欣姐一阵娇笑,然后带着满足的神情去收拾东西。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