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玄幻  »  寒风居士风流纪
寒风居士风流纪
寒风坐着轿子一直飞到了主峰,当四女把轿子放下的时候他才将心放在了肚子里面。

  “居士,天师已经在后面等候多时了,恕我们不能远送。”牡丹指着不远处的石阶说。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寒风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了,只想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望了望蜿蜒延伸的石阶然后迈步走了上去。才踏上台阶,他就觉得头一阵的眩晕,眼前的景物有点模糊,他立刻用手指揉了揉太阳穴,然后继续前进。

  经过昨天的变故,以及刚才飞天的经历,寒风的身体就是再强壮也无法抵抗疲劳,但是强烈的好奇心促使他继续向上走。台阶两旁是绿草,不时有几只兔子在草丛里面跳来跳去,还有的盯着寒风一动不动。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连动物都不怕人吗?”寒风想。

  “嗷~~~~~”一声响亮的叫声打破了寒风的思绪,一只斑斓猛虎挡住了去路,但它并没有进攻寒风,只是盯着他看,寒风感觉到自己的双腿越来越沉重了,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向上走去。才被一个奇怪的老人带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紧接着又是四个会飞的女子把自己带到这里,这么奇怪的事情都已经见过了,一只老虎拦路虽然有点恐怖,但是寒风已经不感到奇怪了。

  寒风慢慢的从老虎的身边走了过去,老虎没有动,寒风就这样一直向上走,直到走的没有丝毫力气了他看见一个凉亭,一个老人坐在亭子中的石凳上,他身前的石桌上放着一个晶莹的瓶子,还有两个杯子。老人穿着蓝色的道袍,后背上绣着一个金色的八卦,头上带着一顶黄色的道冠,道冠上还有一块绿色的玉石。

  “居士,一路辛苦了。”老人站了起来转身对寒风说。

  寒风这才看清楚了老人的样子,一张消瘦的脸但是却十分有精神,小小的眼睛,大大的鼻子,下巴上是几缕花白的胡须,但是老人的身上却散发着非凡的气势,寒风不由的退了一步,然后才走进了亭子坐了下来。

  “你……是谁?这里又是哪里?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你是不是那个把我带来的人。”寒风一口气问了很多的问题。

  “哈哈哈,居士不要着急,先喝杯水酒,贫道自会给你讲明一切。”老人说着给寒风倒了一杯酒。

  寒风迟疑了一下不过还是接过了酒杯,在老人的注视下他一口将杯中的酒喝光。酒入口后极其辛辣,但是很快辛辣之味全无,变得芬芳无比,咽下去后一股暖流从腹中升起,然后延着寒风的七经八脉传到了全身,将他的倦意一扫而光。

  “这是什么酒?”寒风说,他的脸上又恢复了昔日的光彩。

  “此酒是贫道自己酿造的,还没有起名字,居士喜欢请多喝几杯好了。”他站了起来又给寒风倒了一杯,然后坐下,左手摸了摸胡须说:“这里是江西信州龙虎山,贫道就是这里的嗣汉天师。”

  “怎么现在还有天师这样的职位吗?”寒风问。

  “居士,这里是大宋朝。”张天师平静的说。

  “什么?宋朝?”寒风睁大了眼睛问,但是很快他就平静下来了。

  “居士果然非平凡之人,这么快就可以镇定自如。不错,现在是宋朝,当朝天子是神宗的九弟,端王。”

  “端王?原来是徽宗。”寒风利用自己的历史知识找到了答案,“天师,为什么把我从未来带到这里?”

  “居士不要着急,听我慢慢讲来。”张天师把自己酒杯中的酒喝光后说:

  “20年前,仁宗皇帝派洪太尉洪信找我去京师做法为一方居民消灾求福,可是洪信到了我这里后,自恃高官,硬闯禁地,而且还将镇压在本山中的109位魔星放走。现在经过了20年,魔星已经转世投胎到各地,贫道同几位师兄辗转各地终于查清楚108颗魔星的投生地点。”

  “那么找我有什么用?我一不会法术,二不会功夫,只会一些三脚猫的把戏而已。难道叫我去捉他们回来吗?”寒风说“不,居士听我把话讲完,现在那108星中只有三十六天罡星中有部分托世,另外的七十二地煞还没有,还有那第109星仍然没有下落。”张天师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我们请居士来到这里就是要给这三十六天罡‘转性’。”

  “‘转性’是什么?”寒风问。

  “天罡星有好有坏,如果可以将邪恶之星的魔性吸取,那么它就会是一颗善良之星,世间多些善良之星绝对是百姓之福。”张天师说。

  “这为什么要我去做?找个法力高强的道士或请求神明帮助不就可以了。”

  寒风不解的问。

  “居士言重了,所谓的神只不过是百姓的传说而已,神就是魔,魔就是神,神有了魔心就是魔,魔有了善心,有了仁心就是神。我同师兄们经过这20多年的琢磨才发现,适合去做转性重任的人必须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之人,而且不受五行限制。”

  “魔星也是极阴之物,平凡之人都是先天阴阳调和之身,当魔星现出真身之时,强大的力量会注入人的体内,阴气会增加直至身体爆裂而死,居士是先天的纯阴之人,所以不会受到极阴之星的影响,而且居士名字中有个风字,风无形无相,不在五行中,也就不受五行法术的限制。”

  “我有那么厉害吗?”寒风说。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魔星的魔性被吸收后会在居士的体内存放一定时间,然后才可以放入特制的器具中,平常人的身体阴阳平衡根本无法承受这极阴的力量。”张天师说。

  “那干脆就不要管了,让魔星生存就可以了。”寒风说。

  “居士有所不知,魔星开始的时候会同平常百姓一样,没有法力,但是到了后期随着吸入人的欲念,随着贪念的增多他们的力量也就会增强,到时候人间就是地狱,地狱就是人间啊。”张天使严肃的说。

  “不可能,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怎么会有我所存在的未来呢?”寒风说。

  “居士所存在的未来只是众多未来的一个分支而已,而在另一个未来,人们受尽苦难,而我所在的这个朝代就是未来的一个转折之地。”张天师说着挥舞一下手里的拂尘。

  寒风想了想当前的形势,即使自己回到了未来也是黑白两道的目标,“我可以帮这个忙,不过如果成功的话我可以回到我的时代吗?”寒风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当然可以,而且我们会将居士送回你发生事情之前的时间。”张天师笑着说。

  “好,就这么说定了,不过我现在什么法术都不会怎么去转性?”寒风问。

  “居士放心,我这里有一套剑法同法术,明天就传给居士。”张天师说。

  “好,不过如果转性一事情失败了该如何?”寒风问。

  “如果真是失败的话也是注定的,我们别无它法,居士一路辛苦,请先去休息吧。”张天师说。

  寒风点了点头。

  “玫瑰,从此以后你就负责照顾居士。”张天师说。

  一道红色的影子突然出现在寒风面前,正是带寒风来这里的四女中的玫瑰。

  “是,居士请跟我来。”玫瑰带着寒风向山下走去。

  转眼间,来到了前面的道观前,应天抬头望去,道观的大门正上方悬挂着一块匾,上写三个大字“上清观”,门前是石台阶,台阶的两旁长满了苍松翠柏,两旁的树都是倾斜的,所以树梢顶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屏障,还没有走上台阶就感觉到了一阵阵的清凉。台阶前是一块宽敞的平地,周围是各种各样的神像,每一个雕像都是栩栩如生。

  “居士,请!”玫瑰将寒风让了进去,一进去寒风才发现道观要比他想象中大的多,正中间是大殿,旁边还有很多的厢房,在院子的中间是一个异常巨大的青铜香炉,袅袅青烟徐徐升起。不断有道士穿梭在各个房间之间。

  “这里没有人来进香吗?”寒风问。

  “进香的人都在山下的另一个道观中,这里只有特殊的人才可以进来。”玫瑰说。

  “也是啊,如果不是特殊的人怎么可能走过那么深的悬崖呢。”寒风轻声的说。

  “居士,这里请。”玫瑰带着他走到了左面的厢房。

  走入了房间后,寒风发现里面很清凉,同外面的酷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仙姑,我可以问个问题吗?”寒风问。

  “啊?居士请不要这样称呼,你是家师的贵客,叫我玫瑰就可以了,居士有话请说。”玫瑰说话间红霞飞上了双颊。

  “为什么这里那么的凉爽?有空调不成?”寒风问完才发现自己问了一个相当愚蠢的问题,已经是在古代了怎么可能有空调呢。

  “这间房间是龙虎山所有阴气的聚合地,是家师吩咐为居士准备的。”玫瑰说。

  “原来如此。”寒风说。

  “居士还有什么吩咐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去准备饭菜。”玫瑰问。

  “那就有劳玫瑰小姐了。”寒风也文绉绉的说。

  玫瑰笑了一下,然后走出了房间,并关上了门,寒风看见玫瑰出去后,立刻把身上又脏又乱的衣服脱下,然后把皮鞋甩在了地下,自己则跳上了床,然后把衣服扔到了椅子上。

  “当啷~~”当衣服落在椅子上的时候,一个金色的东西从衣服里面落了出来,是一块黄金怀表,上面镶满了宝石。

  寒风捡起了表,然后打开盖子,凌佳的照片就在盖子的背面,一想起凌佳,寒风就感觉到一阵的心痛,他将凌佳的照片扯了下来,然后用力的揉烂,来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

  当寒风再次躺下来的时候,感觉到一股清凉无比的气从背部升起,然后在全身内流动,凉气所到之处好象是有人在用羽毛在皮肤上划过一样,在这种快感的包围下,寒风慢慢的睡着了。

  一阵饭菜的香气将寒风从梦里带了回来,他睁开眼睛一看,发现饭菜已经在桌子上了,还冒着热气,寒风立刻走下了床,鞋都没有穿就坐在了桌子旁边,然后开始狼吞虎咽的吃起来。一阵风卷残云后,寒风打着嗝儿放下了手里的碗筷。

  门开了,伴随着一阵香风的吹入,一身浅红色衣服的玫瑰走了进来,薄薄的衣服将她的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寒风的眼睛都直了,来的时候,由于紧张以及疲劳,还有好奇心,寒风根本没有时间仔细的端详眼前的几位美女,直到现在酒足饭饱之后,寒风才看清楚了玫瑰的真面目。

  一双美艳绝伦的眼睛,弯如新月的眉毛,白里透红的皮肤,高耸的胸脯,寒风的眼睛盯着玫瑰的身体眨都不眨,他生怕眨眼的时候会错过什么一样。

  “要是在我那时候,她绝对可以当选世界小姐。”寒风想。

  “居士,家师吩咐照顾居士上床休息。”玫瑰说完便走到了寒风的身边。

  呼吸着玫瑰身上的体香,寒风的肉棒经过一阵沉迷后终于苏醒了,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情的时候,玫瑰已经将寒风的衣服又脱了下来,然后扶着寒风坐在了床上。

  寒风的心里异常的兴奋,手心渗出了汗,玫瑰站在寒风的前面,然后解开了系在腰间的丝带,衣服顺着她的身体滑了下来,几乎完美的身体一览无遗。

  “玫瑰,这~~~~”寒风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是家师的命令。我~~~”玫瑰坐到了寒风的腿上,然后拉起了寒风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

  光滑,柔软的乳房让寒风摸上去就不想松开了,他双手将玫瑰抱住,充满激情的舌头伸入了玫瑰的小嘴中,肆意的搅动着,双手的手指夹着粉红色的乳头来回的揉捏着。

  寒风的舌头被玫瑰的红唇夹住,充满香甜的口水流到了他的口中,然后在他的舌头上同他的口水融为一体。

  寒风慢慢的松开了嘴唇,一条透明的丝线成为他们之间唯一的连接物,玫瑰微微的闭上眼睛,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好。寒风将玫瑰放在床上,然后轻轻的压在她的身体上,双手的手咒支撑在床上,以此来减轻对玫瑰的压力。

  “玫瑰,你不后悔吗?”寒风轻轻的说。

  玫瑰双手放在眼睛上,左右的摇晃着头。

  寒风笑了笑,然后伸出舌头,舔上了玫瑰的乳头,口水顺着乳头同舌尖的交叉点流了下来,微风吹过玫瑰的身体上出现了细小的疙瘩。

  “咦?”寒风惊奇的发现,在玫瑰的右面的乳头下方,有一个红色的玫瑰形状的图象,开始的时候还不是很明显,后来随着寒风不断的刺激玫瑰,玫瑰的乳头变得坚硬起来,那个纹身也变得明显了。

  “好漂亮。”寒风看着纹身说。

  “这……这是在我们四姐妹出生时候,家师替我们纹上去的。”玫瑰害羞的说。

  寒风张口将玫瑰的右乳头连同纹身一起含在了口中,舌头不断的舔着,品尝着这极品的皮肤。

  玫瑰的手轻轻的按在寒风的头上,身体左右的摇动着,双腿也一紧一松的,这细微的动作都被寒风看在了眼中,他恋恋不舍的松开了玫瑰的乳头,然后来到了她的芳草之处。

  寒风没有想到,玫瑰的阴户也是如此的白皙,毫无瑕疵,不像凌佳那样,虽然人长的可以,但是阴户却是黑黑的,所以寒风从来没有给她口交过,今天看到了这样的美穴,寒风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液,然后双手轻轻的分开两片微厚但是白皙的贝肉,露出了芬红色的小红豆。

  充满诱惑的气味不断从玫瑰的小穴中发出,寒风张口含住了那颗渐渐变硬的红豆用力的吮吸起来。

  “嗯~~~嗯~~~”一直忍着不出声音的玫瑰终于受不了那前所未有的刺激,大声的呻吟起来,双腿紧紧的夹住寒风的头,想要阻止他继续动作,但是她的身体却向下用力的挺着,仿佛要将寒风纳入她的穴中一样。这极其有趣的动作寒风来说无疑是催化剂一般,他更加卖力了,舌头伸人了玫瑰狭窄的小穴中旋转起来,但是当他的舌头遇到了一层肉膜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你是处子之身?”寒风问。

  “嗯!”玫瑰点了点头。

  寒风爱怜的在玫瑰的嘴唇上吻了一下,然后拿出了肉棒,粗大的肉棒上面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寒风将红红的龟头顶在了玫瑰的红豆上,沾了一点从小穴中流出来的液体,然后用力的顶了进去,那层处女的象征在强大的进攻下显得是那么的弱小,玫瑰还没有感到疼痛,血已经从里面流了出来。

  “啊~~~~~”玫瑰大声的叫了起来,寒风立刻将嘴吻住了她的嘴,玫瑰的舌头用力的在寒风的嘴里搅动,双手用力的扣着寒风结实的后背。

  寒风知道如果现在放慢速度的话,玫瑰受的罪会更大,于是他开始用力的抽动起来,粗大的龟头在处女的阴道中肆意的前进后退。狭窄的阴道将寒风的龟头夹得紧紧的,每一次抽插都带来了极大的快感。

  玫瑰此时可是丝毫没有快感,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即将被撕裂一样,她只有用力的抓住寒风的身体来缓解一下疼痛。

  随着寒风速度的加快,不一会玫瑰就苦尽甘来了,她的身体开始随着寒风肉棒的频率而轻轻的移动,丰满的乳房也随着一动一动的。

  寒风伸出手用力的抚摩那双丰满的乳房,手指不停的在玫瑰的乳晕上划过。

  粗大的肉棒则不断的在狭长的阴道中划过。

  “啊~~啊~~~~啊~~~~~”玫瑰终于开始呻吟了,这证明她已经知道了做女人的真正好处在哪里,寒风满意的笑了,他更加努力的抽动着。

  时间过的很快,寒风已经抽了几千次,急速的摩擦使他的快感剧增,而玫瑰的阴道也可开始没有节奏的收缩。

  “啊~~~~~~~”随着寒风用力的将龟头顶入玫瑰的花心,玫瑰到达了快感的顶峰,在玫瑰阴道抽缩的刺激下,寒风的肉棒将浓浓的热热的精液送入了玫瑰的子宫。

  “呼~~~”寒风松了一口气,然后同气喘吁吁的玫瑰抱在一起。

  【完】